国家公务员考试网 地方站: 武汉 黄石 襄阳 荆门 宜昌 黄冈 鄂州 十堰 孝感 荆州 更多
您的当前位置:湖北公务员考试网首页 >> 申论资料 >> 热点时评

2016年湖北公务员考试素材:城市群协调发展

Tag: 湖北公务员公务员考试 2015-07-13    来源:湖北公务员考试网 字号: T | T | T 我要提问我要提问
  城市群协调发展
  【背景资料】
  2015年4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了《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规划》,继推出“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之后,国家推动区域发展的又一重大举措,其重大意义之一在于加快培育新的战略性增长极,表明和要求新时期的区域发展必须更多、更好地发挥协同效应。
  长江中游城市群是以武汉城市圈、环长株潭城市群、环鄱阳湖城市群为主体形成的特大型城市群,国土面积约31.7万平方公里,承东启西、连南接北,是长江经济带三大跨区域城市群支撑之一,也是实施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战略、全方位深化改革开放和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点区域,在我国区域发展格局中占有重要地位。
  【专家解析】
  [内涵分析]
  城市群是在城镇化过程中,在特定地理空间上,以交通信息、基础设施和市场交易的高效区域网络为纽带,以一个或几个超大或特大城市作为核心,由若干个密集分布的、不同等级的城市及其腹地,通过空间规模集聚和分工协同等相互作用而形成的城市——区域系统。城市群是城市化发展的高级阶段,是国家经济要素的精华所在,是参与全球化竞争合作的最高端平台。
  [特征分析]
  从成功的世界级城市群发展来看,城市群主要呈现五大特征:一是人口、资本、产业等经济要素高度集聚,人口规模在2000万以上,成为国家经济贡献的主体。
  二是呈现显著的产业分工协同特征,首先是城市群之间产业分工明确,鼎足而立、相得益彰,如美国以纽约、芝加哥和洛杉矶为中心的三大城市群;其次在城市群内部表现为中心城市以高端生产性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为主体,其它中小城市则以差异化、专业化的服务业及制造业为主,形成优势互补、联系紧密的产业分工协作体系。
  三是空间发展的阶段特征,经历了由“城市”发展到“都市区”,再由“都市区”发展到“城市群”的逐步演进。
  四是交通网络是城市群发展成功与否的关键,对外交通方面形成发达的国际航运体系,表现为世界级空港、海港乃至空、海双港枢纽,世界级城市群则形成城际、市郊铁路为主体的城际网络。
  五是发展协同机制,以高效的市场经济体制做保障,通过自下而上的深化调整,最终实现区域环境保护、生产要素均衡布局,交通网络和基础设施共建共享。
  从城市群发展规律来看,应该使市场在城市群发展过程中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而政府要发挥规划、引导和“守夜人”的作用。城市群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推进城市群发展必须从国情出发,遵循规律、因势利导,使城市群成为一个顺势而为、水到渠成的发展过程。
  [存在问题]
  一是中心城市功能过度聚集,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一系列“大城市病”日益严峻,尚未形成与周边中小城市合理分工、功能互补、协同发展的城市群产业体系。
  二是经济效率不高,我国主要城市群经济体占比与成功的世界级城市群相比差距巨大,城市群内部产业结构呈现低水平的同质化、效益低下等特征。
  三是用地结构和利用效率有待提升,“以居住和商业用地的高地价对冲工业用地的低地价”的“土地城镇化”模式客观上加剧了城市扩张。
  四是城际交通网络滞后于城市群发展需求,城际交通尤其是市郊铁路发展严重滞后。
  五是城市群发展协同机制落后,“一亩三分地”思维定式乃至“以邻为壑”体制困境亟待突破。
  [原因分析]
  专家分析,上述一系列问题的根源在于:
  一是“自上而下”的城市治理体制与计划经济思维模式的机制结合,在资源、资金、政策等方面向中心城市集中,难以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在生产要素配置、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行政干预作用过大;
  二是“西方工业文明”的城镇化理论与“土地财政”经济体制的利益结合,以西方工业文明时期的土木工程专业为主体的空间规划理论,善于解决“土地”而非“人”的城镇化,与目前以土地财政为主的城镇化推进模式有着高度利益契合,对于如何发展城市群产业体系存在天然的知识缺陷;
  三是重大项目空间安排的科学缺失与行政壁垒体制的发展结合,违背“制造业向成本洼地、生产性服务业向要素高地”空间集聚的产业市场经济规律的现象时有发生,在城市群发展中产业布局、城镇空间、综合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存在诸多不协同之处。
  [对策措施]
  城市群协同发展必须站在战略全局的角度看问题:
  一要推动政策规划协同。受现行财政体制和政绩考核制度等因素的影响,不同地区之间往往存在着政策的差异、规划的脱节乃至冲突,有时也存在着要素流动的行政壁垒。应加强政策协调和规划衔接,消除要素流动的制度障碍,促进要素在空间上实现优化配置。
  二要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协同。行政区域边界的“断头路”现象,常见诸报端。基础设施衔接不畅,提高了要素流动的成本,不利于要素在空间上的合理流动。各地应加强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通过规划衔接、成本共担、利益共享的制度安排,畅通基础设施,便利要素流动。
  三要推动结构升级协同。结构升级是各地面临的共同任务,也是地区之间特别是毗邻地区之间相互影响较大的领域。各地应通过清醒认识自身发展优势和国家发展对本地的要求,充分进行信息沟通,谋划各自发展定位,深化区际产业分工,实现真正的错位发展。
  四要推动科技创新协同。科技创新是结构升级的基础性支撑,也是适应新常态、在新的增长平台上实现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随着技术复杂性的增加,科技创新越来越需要发挥创新要素的聚集效应。这就需要各地通过完善体制机制,调动并整合区域创新资源,形成创新合力,力争尽快在制约结构升级的“瓶颈技术”领域取得重大突破。
  五要推动环境治理协同。环境治理是一项巨大的系统工程,越来越多的生态环境问题正在跨越行政边界。这尤其需要各地摒弃邻避主义思维,从大局出发,从共同利益出发,加强生态环境领域的协作,为永续发展创造条件、奠定基础。

  阅读此文的人还阅读了
  2016年湖北公务员考试素材:领导讲话不可“任性”

更多
RSS Tags
返回网页顶部
CopyRight 2013 http://www.hbgwy.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38242号-12
(任何引用或转载本站内容及样式须注明版权)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