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务员考试网 地方站: 武汉 黄石 襄阳 荆门 宜昌 黄冈 鄂州 十堰 孝感 荆州 更多
您的当前位置:湖北公务员考试网首页 >> 申论资料 >> 热点时评

2015年湖北公务员考试素材:“一霸手”权力游戏玩转县域

Tag: 湖北公务员公务员考试 2015-03-23    来源:湖北公务员考试网 字号: T | T | T 我要提问我要提问
  2015年上半年各省公务员联考笔试时间定于4月25日,考生应自由选择符合自己情况的复习用书,湖北公务员考试网根据市场调查结合考生反馈推荐选择2015年湖北公务员考试通用教材复习。
  “一霸手”权力游戏玩转县域
“一霸手”权力游戏玩转县域
  近几年,湖南省交通系统要案频发,被称为塌方式腐败。居于高风险的职位,面对找上门的各色人等,贪官落马前与之大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权力成为他们的寻租工具。对于工程招投标中的“围标”等行为,他们更是毫无顾忌地直接给业主打招呼,并从中收受贿赂。
  经湖南省纪委调查,湖南交通系统系列腐败案涉案人员27人,包括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原局长冯伟林,湖南省交通厅原党组书记、副厅长陈明宪,以及原副厅长邹和平、李晓希等4名厅级干部和16名处级干部先后落马。2014年6月,冯伟林因受贿4000多万元,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2014年7月,邹和平因受贿2000余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陈明宪被控单独或伙同他人受贿和索要他人财物折合共5000余万元,已于2014年11月开庭审理。
  从身居高位,一呼百应的厅官到独自面对办案人员,他们的心理落差和腐败劣迹从忏悔录里一览无遗。
  功绩无法为“失足”买单,权力欲使人在陶醉中沉沦
  冯伟林、邹和平、陈明宪3人的权力之大、资金支配之巨,不容小觑。从自信到自负,从自满到骄狂,内心的贪欲在失控权力的牵引下,越来越张狂,最后翻车落马。3名厅官都出身贫寒,也曾努力工作,甚至成为专家型干部。能够走上领导岗位,他们都付出了大量心血。然而,工作业绩也无法抵消他们犯下的罪过。
  陈明宪:带走我的那一刻,我眼前一黑,真如晴天霹雳。我还幻想着明天要上矮寨大桥,3月31日参加我亲任大桥指挥长的大桥通车典礼,接受鲜花、赞誉和媒体采访……然而现实是,我已身陷囹圄。我曾日夜操劳,一心扑在事业上,为湖南交通“十五”计划任务圆满完成,为“十一五”发展作好铺垫、打好基础。但是,另外一种负面“阴霾”逐渐笼罩着我,关系成了工程招投标的灵丹妙药,处于权力漩涡中央的我,自然地成为主要目标。
  我自1995年5月开始任路桥总经理,6年间,党政职务一肩挑,一呼百应威信高,这种权力欲使人陶醉,令人飘飘然。尽管这时候我还比较谨慎,还能以事业为重,但这种对权力的倚重和争取更大权力的欲望与日俱增。
  冯伟林:我在高墙里、在忏悔中度日如年。高速公路管理局和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是政企合一,拥有几千个亿的资产,权力是很大的,涉及的利益也很多。我在上任之初,也曾雄心勃勃,慷慨激昂。但是我并没有从心底里去问问权从哪来、权为谁用、怎样用权。到了后来,滥用权力,为家人、亲人和朋友办事。
  我家是一个半边户,出身比较苦。党把我培养成一个副厅级干部,我情系高速,倾注汗水。但是我最终走向了反面,现在我要为我的违纪违法行为付出惨痛的代价。
  邹和平:我曾经也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上进心的青年,但是随着职务提升、权力加大,我的思想发生了变化,一失足成千古恨。特别是近几年来,自己对权力看得极重,也深知自己快到退休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于是为他人打招呼、揽业务而收取贿赂,进行赤裸裸的权钱交易。
  “朋友既是‘玫瑰’,也可能是‘罂粟’”
  近些年,湖南高速公路建设迅猛发展,投资量多达数千亿元。作为手握大权,一个招呼、一个条子就可使人一夜暴富的厅官们,自然成为各路人马竞相拉拢甚至腐蚀的对象。
  邹和平:多年来,我利用职权,插手工程招投标,为一些施工队伍和个人在交通工程特别是高速公路建设上打招呼、揽业务,干扰和破坏了正常的招投标程序。我从中获取了大量钱财。
  陈明宪:招呼招呼,可使人一夜致富;帮忙帮忙,把自己帮进牢房。2008年南方冰灾后,湖南掀起了一场一举甩掉湖南高速公路落后帽子,3年开工建设43条共近5000公里高速公路的新高潮。5000公里高速公路,投资3000多个亿。于是,各路老板纷纷涌进湖南,谁都想分一杯羹。
  短兵相接,各显神通,关系成了灵丹妙药。谁有关系谁就能执牛耳,谁就会成为赢家。而处于关系网中心位置的我,就成了各路老板的座上宾。那些长期以来在高速公路市场上拉皮条当中介的对我更是趋之若鹜。
  一般来讲,视工程难易程度、国内施工企业的水平和速度及业主对工期要求的高低,湖南高速公路标段的划分都是1~3亿元(一个标段)左右。同时,按照国内中介费用的潜规则,中介费一般为工程合同价格的3%-5%。假定这个标段合同价为2亿元,那么中介人可提成600万到1000万的中介费,只要搞定一个标段,那他就一夜致富了。
  我这个人有个特点,就是讲义气、讲感情、爱面子、肯帮忙。我在给别人打招呼时,根本没有想后果,答应了即办。不外乎三种形式:一是当面交办。如果正好业主(项目经理)在场就三头对六面交办,如果不在,打个电话叫过来,当面交办。二是批条子。从未顾及留下什么把柄,就在纸条上留下自己的名字。三是打电话,或者发短信给业主,电话里头交办。过程很简单,一般都是短平快,分把钟就给办了,所以事后也忘记得快。
  现在想想,朋友既是“玫瑰”,也可能是“罂粟”,交友不慎会让你吃尽苦头。就是在帮这些所谓的“朋友”打招呼帮忙的同时,我忘掉了党性,忘记了原则,忘记了党纪国法!
  “在亲情上没有自制力,注定会打败仗”
  在对冯伟林、邹和平审判的同时,冯伟林的妻子、弟弟、妹妹先后受审并获刑;邹和平的儿子也被判刑;而陈明宪的诸多亲属也一并被审查。面对“领导干部要管好配偶子女”的谆谆教诲,冯、邹、陈3人当作了耳边风,一些亲属成为“中介”,最后害了整个家庭。
  冯伟林:我的主要违纪违法犯罪金额,是为弟弟妹妹打招呼,让他们谋取重大利益而获得的。父母早逝,我是长兄,本应严格要求他们,让他们走上正确的人生道路,而且他们本身也有一个好的职业。但是,我逐步放松了对他们的要求。重温曾国藩提出的治家八字诀,想想这些先贤前辈的教导,我真是无地自容。“君子不欺暗室,佛子不作非法”,而我在亲情上没有自制力,注定会打败仗。
  做人要有底线,做事要有底线,交朋友、处理亲情也要有底线。“最铁的是规律,最硬的是法律,最严的是纪律,最需要的是他律,最重要的是自律”,而我没有很好地把握,一步一步,越过了“雷池”和“高压线”,换来的是牢狱之灾。
  邹和平:对子女的关爱是每个父亲都会做的,这种关爱应是教育和鼓励子女努力地工作、走正道。但我利用自己的权势为儿子谋取不义之财去打招呼,铺平道路,包庇和支持他收受别人送的好处费,使他也陷入犯罪的泥潭,还以为这是在帮他。其实,这是一个父亲在害亲生儿子,在毁掉亲生儿子的美好前途和幸福生活。

  阅读此文的人还阅读了
  2015年湖北公务员考试素材:纵向流动-中国社会活力再激发

更多
RSS Tags
返回网页顶部
CopyRight 2013 http://www.hbgwy.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38242号-12
(任何引用或转载本站内容及样式须注明版权)X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