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务员考试网 地方站: 武汉 黄石 襄阳 荆门 宜昌 黄冈 鄂州 十堰 孝感 荆州 更多
您的当前位置:湖北公务员考试网首页 >> 申论资料 >> 热点时评

湖北省公务员考试申论热点:“娱乐至死”的文化观消解

Tag: 湖北省公务员考试申论热点 2014-02-24    来源:湖北公务员考试网 字号: T | T | T 我要提问我要提问
  随着2014年湖北公务员考试临近,专用考试教材热销。目前,不少考生已将备考行测和申论科目提上议事日程。热点知识的储备对申论备考意义重大,不管是给定材料还是作答,都和热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具体来说:材料是热点材料的集聚;准备充足的热点知识又能让你在作答时坐怀不乱、胸有成竹。申论考试涉及的社会热点来源于现实生活的各个领域,通过这些社会热点时政问题,来考查考生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阅读理解的能力等等。为帮助考生储备申论热点知识,湖北公务员考试网特整理发生在生活各个领域的申论热点供考生复习。
  “娱乐至死”的文化观消解
  【背景链接】
  2014年北京台春节晚会上,一个相声令人难忘,名字叫《满腹经纶》:“有个愚公,搬山的精神感动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派人来将山搬走了。山虽然搬走了,可山下压着的两个妖精,一个蛇精和一个蝎子精,却被放出来了,多亏老头儿有七彩葫芦籽,种下去,结出七个葫芦,蹦出七个小孩儿,七个小孩儿,有会吐水的、有会喷火的,他们降服了两个妖精,隐居在森林之内。外国有个公主,不知道得罪了谁,躲在他们居住的小屋之内,后来这个公主的后妈来了,变成一个卖苹果的老太太,这公主咬了一口,公主死了,剩下了半拉苹果,被乔布斯拿走了。”
  【标准表述】
  这是相声演员口中的“愚公移山”故事。作者以戏谑、调侃的姿态将多个历史传说、典故杂糅到一起,制造出别样的喜剧效果,让人在哈哈一笑之余,陷入沉思:作品何尝不是在映射当下的文化生态?环顾当下,我们身边恶搞传统文化,消费传统文化,以致敬传统文化之名、行解构传统文化之实的现象已太多。
  是在狂欢,还是在表达?是重建,还是颠覆?当越来越多的人沉迷于粗鄙的笑话、离奇的故事、疯狂的娱乐,当传统文化被喧嚣的娱乐所湮没,我们不禁要问:“娱乐至死”的文化观中,消解的是什么?
  当恶搞与戏说成为习惯,历史真相将灰飞烟灭
  “如果投拍一部唐朝黑帮片,男主角当选李白。人家不仅是才华过剩到疑似外星人的诗仙,还是资深酒鬼、懂法术的注册道士、排名全国第二的剑客、热爱打群架的古惑仔……原来,李白就是一个会写诗的韦小宝啊。”
  以上桥段出自一本畅销书,该书封二上印有这样一段话:“以恶搞历史、解构名人、颠覆常识为己任。想和庄子聊聊艳照门、听墨子讲讲小孔成像、跟李白一起研究黑社会、拜李清照为师苦学赌术。”在这本书里,墨子被演绎为科学怪人,开创了一个高科技黑帮;阮籍是京城首席神经病,写玄学散文以至于快要羽化成仙了;辛弃疾压根就不想混入文学圈,人家的人生像一部重口味血腥武打片……
  这样的文字让许多将中国历史当做宝贝的学者大呼痛心,可说来也怪,市面上与该书类似的出版物满眼皆是,各种对历史的演绎、戏说、颠覆屡屡得到受众的青睐,甚至登上畅销名录,甚至还有人惊呼:“这样的历史看得真带劲!”
  面对历史读物呈现出来的娱乐化倾向,有学者疾呼:今天,我们到底该如何学习历史、尊重历史?
  诚然,一味地读严谨的历史典籍,可能会因为文字的晦涩而让我们丧失继续探究的兴趣,但如果被以快餐作为注脚的历史书籍遮蔽了双眼,丧失的将不仅仅是对于历史的理性观照,更有对于正确价值观的消解。还有学者忧虑,当历史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真相是否会灰飞烟灭,在各自笔下改变了模样?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当一切传统文化都被消费、一切信仰都被娱乐的那一刻,看似喧闹繁华的文艺景象折射出的其实是普遍的烦躁与空虚心态,最终消解的,将不仅是传统文化的严肃,更有人们对于丰富心灵的追求。
  商业创意以颠覆传统为代价,注定走不远
  就在几天前,延安街头的一家烤肉摊,装扮成“悟空”和“八戒”模样的摊主架起炭火,叫卖“新鲜唐僧肉,10元6串”。一个5岁的孩子见此情形,当场吓哭。他不解地问妈妈,“为什么忠诚的孙悟空会杀害自己的师父唐僧,难道,孙悟空真的是一个坏人?”孩子的妈妈很无奈,不知该如何跟儿子解释所见到的一切。
  对此,不少网友忍不住“吐槽”,认为此事虽不违法,但颠覆了经典文化所传承的价值取向,所传递的信息也是负能量。
  是的,尽管有个别网友主张“创意无罪”,但绝大多数网友还是达成了共识:商业创意不能以颠覆传统为代价,这是商家需要坚守的节操,也是经营的底线。以颠覆传统文化来吸引眼球的营销策略,或许能赢得一时关注,却注定走不远。而且一旦这种作为商业噱头的亚文化现象泛滥,将会把传统的经典文化变为娱乐至死的舞台。
  说到将传统文化作为商业营销的手段,就不能不提一提曾经一度热度颇高的电视“国学热”和“学者明星”,尤其是一些以传统文化为主要研究方向的学者明星化。
  “历史热”与“国学热”令无数观众沉醉其中的同时,也令电视台和出版商们赚得盆满钵满。不过,传统文化讲坛类节目在赢得了高收视率的同时,也迎来了不少的争论。焦点便是,电视“国学热”和“学者明星化”的背后,到底是传统文化的复兴,还是一种文化媚俗?
  当一些电视讲坛类节目的主创人员坦承“在电视上讲传统文化就像说单口相声,三五分钟就要抖个包袱,学术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要有娱乐精神”之时,更激发了更多学者的忧虑与“讨伐”:电视真的可以令人“娱乐至死”。随着电视业的飞速发展,电视明星成为受众共同的精神“图腾”。然而,观众获得的电视娱乐化的满足,并不是传统文化的真谛,而只是对于电视文化的强烈心理依赖,以及随之催生出的非理智的偶像崇拜。
  还有学者担心,比“学者明星化”更可怕的是“知识市侩化”,即学者屈从于商业模式,主动迎合并创造一些非理性的大众文化需求,在文化失范的状态下,面对大众对文化的需求日趋功利和浮躁,投其所好,将媚俗化无限放大。
  其实,传统文化经由电视媒介广泛传播,这本该是幸事一桩,对于学者来说,无论是安坐书斋,还是走向大众,只要是真正为大众提供好学问和真学问,提供给观众更为理性、科学的历史知识谱系,主动拒绝学术媚俗,就值得提倡。而对于公众来说,坚持对优秀传统文化的尊重和敬畏,不以“娱乐”作为选择文化产品的唯一标准,才是善待传统文化的正确立场。
  以刺激性为原则消费艺术,必将带来精神虚无
  “本来生活就很辛苦了,还要坚持什么艺术性、纯洁性,累不累呀?电视、广告、影视作品,本就该让人放松身心,愉悦心情,所以‘戏说无罪’、‘解构合理’!”这是不少年轻人时下时髦的观点。对于一些艺术形态对传统文化的解构,他们看得很开。
  乍一听起来,观点似乎有些道理,但是仔细一推敲,其实并不能成立。
  因为,正如有专家指出的,如果对于艺术的消费以“鉴赏性”为原则,那么,可以促进人内心的丰盈,精神的成长,反之,以“刺激性”为原则进行艺术消费,必将带来进一步的精神虚无和身心疲惫。
  中国海洋大学教授林少华则从国外的经验进一步支持这一观点,“西方人都是通过阅读原始文本而非改编来实现文化传承的。”林少华指出,法国有专门机构管理名著的改编,谁都休想恶搞《悲惨世界》这样的经典之作。美国大学把荷马的《奥德赛》、柏拉图的《理想国》、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列为大学课程的必读书目。
  西方人能对自家古典和传统保持足够的虔诚和敬畏,为何我们偏偏热衷于不伦不类的戏说和恶搞?赫胥黎早在百余年前就曾预言,如果文化沦为“恶搞”,那么,文化迟早消亡。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更是提醒,如果继续娱乐,难道我们要“将自己娱乐至死”?
  敬畏传统文化,如果你不能很好地解读它、传承它,起码不要肆意地破坏它、解构它。正如小说家弗朗茨·卡夫卡告诫我们的:“你无须离开房间,只需坐在桌前聆听。你无须聆听,只需等待。甚至无须等待,只需独自沉静。这个世界会以完全真实的面貌在你面前自由地展现。它不邀而至,以极致的欢乐在你的脚边涌动。”

  推荐阅读:
  湖北省公务员考试申论热点:整治电视购物

更多
RSS Tags
返回网页顶部
CopyRight 2013 http://www.hbgwy.org/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38242号-12
(任何引用或转载本站内容及样式须注明版权)XML